新华每日电讯:我忘不了“214”砟场,共和国忘不了铁道兵

 发布时间:2019-07-12  【字体:

  在解放军序列里,曾有过一个兵种——中国人民解放军铁道兵!这支成立于新中国成立之初,上世纪80年代初撤去编制的部队,虽然只走了30多年的征程,却是一支“逢山开路”“遇水架桥”的部队,是战争年代枪林弹雨中的钢铁长城,是和平建设年代在祖国大地遍布铁路网的神勇奇兵。
  外出旅行,坐在飞驶的通辽至霍林河的列车上,刚过白音胡硕站,眼前突然一亮:远远望到西边被削掉一半的山头——这不是我和战友们曾经战斗过的“214”砟场吗?
  我曾在铁道兵部队服役13年,在“214”砟场的一段亲身经历,令我始终难以忘怀,也从中见证了铁道兵指战员不畏艰险、以苦为荣、敢打必胜、勇创一流的冲天豪情。
  1981年初,我被任命为原铁道兵八师38团二营五连政治指导员。
  五连驻扎在内蒙古科右中旗的西北部通霍线西面的山坡下,全连干部战士264人,是全师人数最多的连队,光伤病残战士就有10多个。连队的任务是生产专门供通霍线全线铺路的道砟,从开山采石到粉碎成合格的道砟,一整套工序都由五连完成。
  白天,施工现场的山头上炮声隆隆,被战士们炸出的巨石像瀑布一样纷纷流落在半山腰。运载石块的斗车如穿梭般来来往往。4台碎石机日夜运转,被粉碎成道砟的石块,经过筛选过滤,流进巨大的储砟箱,然后被装进火车,撒向整个线路。
  这里离通辽市214公里,所以被称为“214砟场”。这里也俨然像个大工厂,干部战士分成4个工班,昼夜不停地施工。连队除指导员和连长外,还配备两个副连长,一个副指导员。指导员负责连队的全面工作,在连部坐镇;连长除负责全连的施工任务外,还要带一个工班;两位副连长和一位副指导员各带一个工班。
  每年的11月至下一年的3月,因天气异常严寒,大雪封山,全连除白天施工外,主要进行整训学习和机械保养,这也是干部战士集中探家的时期。4月至10月份,是紧张的施工阶段,连队的奋斗目标是每月生产10000立方道砟,以确保通霍线铺路之用。
  这里属寒区,气候恶劣,春天姗姗来迟,夏季凉爽短促,秋季一晃而过。8月下旬,就要穿上棉衣了。除了夏季外,风相当大,经常刮得飞沙走石。冬季如遇到大雪封山,连人也难以走出营房。
  施工相当艰苦,特别是初春和晚秋。一个工班施工结束,从工地上走下来的干部战士,个个灰尘满面,分不清张三李四,只有偶尔一笑,才露出更显雪白的牙齿。
  正因为环境恶劣,施工艰苦,伤残战友又多,不少战士流露出厌倦的情绪。连队除按上级党委要求,上好政治课,做深入细致的思想工作外,为确保每个月万方道砟任务的顺利完成,结合连队的实际,努力做好各方面的工作。
  连队里,有不少英雄人物,英雄事迹。
  牛桂林,出生在著名的水浒之乡——山东郓城县,身材魁梧,性格豪爽,颇具“梁山好汉”之风范。自1971年入伍后,一直积极施工,勇挑重担。修建襄渝线时,他和战友及民兵正在红岩隧道紧张施工,突然遭遇隧道塌方,一块巨石即将落下时,他奋力推开战友和民兵,自己的左腿却被巨石砸得粉碎,右腿也多处骨折。送到医院后,医生只好将他的左腿高位截肢,右腿打石膏固定。截肢时,他强忍疼痛,任凭豆大的汗珠往下滴落,却一声不吭。
  牛桂林奋不顾身救战友,救民兵,荣立二等功。他的事迹被《铁道兵》报做了长篇报道,他当时所在的39团党委号召全团指战员向牛桂林学习。
  于际忠,在奋不顾身排除哑炮时被炸瞎右眼,左眼也几近失明。
  作为连队领导,决不能让负伤英雄长期滞留在部队,流血又流泪,让其他战友看着寒心。连队根据他俩的伤残发展状况请师医院和团卫生队医生为他们重新进行了鉴定。部队军医建议为他们申报一级残废等级。残废证下发后,我两次到他们家乡和当地民政局领导商谈复员安置之事。两位一级残废战士都得到了妥善安置,大家都很高兴。
  一位战士上进心强,探家时和女朋友还没谈好婚姻事宜,就匆忙提前3天归队,女方心中有气,想解除婚约,害得其父母叫苦不迭,将事情反映到连队。我赶快给女方写了一封信,好言相劝,并将该战士积极上进的表现向女方做了介绍,婚事才得以挽回。
  我向大家反复讲明:我们参军入伍的几年时间里,无法在家孝敬父母,短暂的探亲假,要尽情孝敬父母;已结婚的和爱人好好团聚,没有订婚的抓紧时间找对象,把探亲的时间用足,用好。如果因为找对象或父母身体不好需要延假几天,连队完全可以照顾。我们不提倡提前归队。你提前归队干什么?连队又没安排你其他任务。当然,也不允许无故不按时归队。谁如果无故超假,按部队条令进行处理。连队重点表彰了按时归队的战士,因为你没影响部队施工,在家又孝敬了父母,归队后思想轻松。
  春节过后,探亲的战士全部按时归队,且心情舒畅,施工中干劲十足。不少战士说:以前连队总是表扬提前归队的战士,为了受表扬,就匆忙提前归队,惹得老人埋怨,归队后还牵挂家中。现在连队提倡按时归队,我们可高兴了。
  施工虽然艰苦,也必须按时出操。连队每天出3次操:上下午班的早晨出操,上小夜班的上午9点出操,上大夜班和上午班的下午4点出操。
  部队当时没有电视机,文艺生活单调,连队的文体活动因此很受欢迎。虽然五连是全师的重点连队,师、团为连队放电影较多,仍不能满足战士的需求。后来想了一招,干脆向科右中旗电影院租借影片。一段时间后,和电影院关系熟了,什么好影片都能借到,而且不收租金。
  每场电影都要放映两次。晚饭后放电影时,上小夜班(晚上6点上班)的不能看,就在第二天的上午9:30出操后再为他们放映。
  连队专门定做了两副高标准的篮球架和4个乒乓球桌,方便了干部战士的体育锻炼。
  每年还定期举办4场歌咏比赛;每逢重大节日,则举行战士自编自演的文艺演出,并评比发奖。
  别看我们的战士施工时满身灰尘,像个泥人,等到出操时,上政治课时,赛歌会演时,换上崭新、整洁的军装,个个意气风发,精神抖擞,帅得很。
  施工任务重,战士体力消耗大,连队便发动全班在营房驻地开荒种菜,改善伙食。
  说起种菜的土地,还真得感谢蒙古族兄弟。我们将驻地村庄(蒙古包)的两名干部请到连部,商议菜地事宜。他们爽快地将20多亩草地交付连队种菜,还送来了马粪、牛粪。
  战士们种菜的积极性很高,夏、秋两季蔬菜基本能够自给。猪也养得又肥又壮,每次会餐,都要杀头肥猪。
  全连指战员为了使通霍线早日通车,施工中以苦为荣,勇争一流,每年的4至10月份,每月都完成万方以上的道砟生产任务。
  1982年春节,我们过了一个热闹非凡的新春佳节。召开春节联欢会时,大家载歌载舞,说唱逗笑,各显身手。春节那天早晨,连队干部到各班排祝贺新年,发现各班门口贴的全是自己编写的春联,如:
  科尔沁草原飞沙扬雪,
  铁道兵战士战风斗寒。
  回忆那时的部队生活和“214砟场”热火朝天的施工场面,真是令人感慨万分。官兵一致同甘苦,干战齐心创万方。团政委胡佳钿在五连蹲点10多天,和大家同吃同住,不搞一点特殊。胡政委患有胃病,有时痛得用手捂着胃部,炊事班想给他煮碗面条,都被他婉言拒绝……我至今仍和连队的一些战友保持着联系。河南许昌的10多位战友,曾驱车数百公里,到老家看望我。大家见面时非常激动,说了一夜的话,分手时仍依依不舍。有了微信,战友的联系就更多了。(吴聚云)
附件: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