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车库外的话题(组诗)

发布时间:2022-11-25 【字体:

潘志奎
 
午休
 
午间休息时,我们说着
话题又回到那则
昨天引起争论的新闻
中老铁路的运量成绩单
与我们检修的货车有多大的关系
 
大老刘煞有介事地打开手机
对于他能否算明白这笔账
我心里没底,好在
他没有混淆磨憨和阿拉山口
 
我趁机赶紧转移话题
秋分以后天儿就更凉了
一阵风适时吹过来配合我
金光菊轻轻摇曳
梧桐落叶赶来添上一笔诗意
 
可是,大老刘兴致盎然
他滚烫的言语更是无法降温
用手指向远方时
袖口上还有没来得及擦干净的油渍
表情激动万分的脸
阳光下有金属刚毅的光泽
 
山楂树
 
与修车库同样年轻的山楂树
是三年前王冰、老陈和我栽下的
当时一起“栽下”的还有
王冰小小的心愿
退休前能看到它结果就好了
 
去年老陈退休了
今年山楂树开花时王冰也退休了
看到她恋恋不舍的眼神
我半开玩笑地说
山楂熟了请你尝第一颗
 
于是,以修车库为背景
我拍下天空的高远、云的白
劳动现场的火热
和红彤彤的枝头
连同这首蹩脚的诗
一起上传到朋友圈
相信此刻他们已经收到
 
三叶草
 
修车库前的广场上
我们早春三月种下的三叶草
十月里还青翠碧绿
对此我心怀崇敬
就像崇敬近旁那列待检修的火车
历经岁月长久的磨砺
内心依旧锃明瓦亮
 
这些刻意低调的植物
白色的花朵不美
匍匐大地的身姿不美
整个夏天野蜂却流连忘返
就像我亲近这些漆黑壮硕的铁器
脸上不小心沾染的锈色
是青春岁月里最美的胭脂红
 
它们都是沉默的火焰
在大地的每个角落
在每个铁分子里热烈燃烧
把自己熔炼成向往天空的草
永远向前奔跑的铁
就像检修库里的兄弟们
比照一枚螺栓反复打磨自己
只为在余下的岁月里
与火车完美嵌合
附件: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