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在列车上迎来春天

 发布时间:2020-03-26  【字体:

■娄国标
  一声鸣笛,列车启动。
  灯光明亮的站台,在视野中逐渐远去、缩小。透过车厢玻璃,目送最后一点光亮被黑暗吞没,曾颖开始了列车长的始发巡视。
  今天是漫长冬季的最后一天,她的列车将在奔跑中迎来立春。
  曾颖值乘的是南昌到北京西的D736次列车。往常,这趟车上非常热闹,春运高峰时一铺难求。如今,旅客寥寥,车厢显得空旷而冷清。
  开了空调,车厢里很温暖。
  流动的车厢,是个小社会。平日,大家上车安顿好后,就会互相打打招呼,唠唠家常。现在,戴着口罩的旅客神情戒备地打量着周围,每个人都在关心车厢消毒和邻近席位情况。
  不厌其烦地解释,是曾颖和同事们力所能及的抚慰方式。一趟巡视下来,她不知自己回应了多少旅客的询问,微笑着迎上了多少警惕的目光。
  一趟巡视结束,曾颖刚坐下拧开保温杯,就听见对讲机里传来了呼叫。
  “车长,车长,快来14车厢,这边发生了一点状况。”耳机里,14车乘务员紧张得声音都变了形。
  “你别急,避开旅客,到车厢连接处描述一下情况。”曾颖是资深列车长,知道遇到突发事件必须冷静,不能慌乱。
  过了几秒钟,乘务员的声音再次传来:“4号包间一名旅客反映,和她同一包间的女童身体不适,据说有发热和腹泻现象,但孩子的父亲坚决否认,双方争执起来了。”
  腹泻?发热?电光石火间,一句叮嘱在曾颖耳边回响。
  今天出乘前,同为列车长的姐姐告诉她:“专家说,伴有发热的腹泻也可能是新冠病毒感染的症状,你出乘一定要多加小心,留意旅客的状态。”
  头脑一空,身躯一怔,愣了片刻。担任列车长十几年了,她遇到过许多复杂的情况,处理过许多突发事件,可谓身经百战,但面对高传染性的新冠病毒,她心底的紧张此刻弥漫开来。
  我不能怕!曾颖告诉自己。她定了定神,开始冷静处理。“8车乘务员,把体温计送到14车厢。14车,我马上到,你们……不要接触他们。”曾颖戴上手套和护目镜,紧了紧口罩固定条,大步向14号车厢走去。
  “先生您好,我来给您的孩子量一下体温。”她诚恳的询问,换来无情的拒绝。“不行!我女儿只是吃坏了东西,发没发烧我还不清楚吗?你单独一量,全车厢不都以为我女儿发烧了吗?”她理解这位旅客的担忧,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耐心地劝说:“先生,现在是特殊时期,按要求我们需要对旅客进行体温抽测,并不是只针对您女儿,请配合一下。”
  “抽测?是对所有人吗?”“是的。一会为您女儿测完,还要对本车厢其他旅客测温。”见旅客表情有所缓和,曾颖连忙拿着测温仪在他女儿面前蹲下,微笑着问:“小朋友,让阿姨给你量一量体温好不好?”小朋友点点头。
  按下测量按键,一秒过后,示数让曾颖放松下来。“36.8℃,孩子没有发烧。这位女士,如果您依旧不放心,我们可以为您换一个铺位。”曾颖对旁边的女性旅客说。
  去隔壁车厢的路上,女性旅客主动向曾颖说起了事情的缘由:“那个小朋友一上车就躺在铺位上,我问了她父亲,说只是拉肚子,但之后他一直在碰女儿的额头,像是在感受温度,我就怀疑他女儿是不是发烧。给你们添麻烦了。”“没关系,出门在外,谨慎一些总是好的。保证每位旅客的平安出行,就是我们的责任。”曾颖礼貌地微笑着,轻轻带上了旅客的包间门。
  列车奔驰,一夜无事。
  白天,在北京西公寓稍事休整。19时53分,曾颖带着车班同事,值乘D737次列车返回南昌。
  上客,开车。还没几分钟,对讲机里又传来了乘务员吴丹急促的声音:“车长,7车有一位旅客,精神不佳,行为异常,没有陪同人员。你快过来看看……”顾不上迟疑,曾颖立即赶到7号车厢。找到那位旅客,拿着测温仪一量,38.5℃。几分钟后,再测一次,仍是38.5℃。
  发烧了!正是疫情汹汹的时候,车上有旅客发烧意味着什么?
  怎么办,怎么办?曾颖告诉自己,冷静,冷静,再冷静。
  启动疫情应急预案!
  “吴丹,你抓紧把周围的旅客疏散到车厢后部,逐一登记。”曾颖一边安排,一边用对讲机呼叫乘警,共同协商处置。
  “北京局集团公司客调,D737次列车发现一名发热旅客,两次测温均为38.5℃,请求前方站交站处理。”乘警到场后,曾颖又立即向列车调度员汇报,同时告知本次列车的司机。
  21时28分,列车在肃宁站临时停车。和车站工作人员办理完交接手续,曾颖已是一身大汗。5分钟后,列车继续前进。曾颖顾不得害怕,又安排对密切接触者和7号车厢进行全面消毒,将有关处置情况上报给单位。
  忙完这些,她才有片刻空闲思考自己的事——明天下班后,肯定要进行隔离观察。父母带着孩子还在老家,城里的房子正好可以用来自我隔离。
  两天后,消息传来,那位旅客并非感染新冠病毒,也不是密切接触人员。虚惊一场,隔离解除。
  那天,下了多日的雨,终于放晴。
  打开窗户,春天的阳光正破开云层,向人间洒下点点金光。
附件: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