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06|95306|铁路职工网上家园

铁路文化

开往春天的列车

发布时间:2017-11-09

■王卓群
 
  1897年,德国以巨野教案为借口强行占领青岛,并于1899年开始修建胶济铁路。为确保铁路运输通畅,他们同时修建了能够组装、修理火车的工厂,这就是四方机车车辆工厂(以下简称四方机厂)。

  四方机厂修建于1900年,1903年正式投产,1912年进行了扩建。1914年,日德开战,德国战败,四方机厂被日本侵占。1923年,根据中日两国签订的《解决山东悬案》及《附约》,胶济铁路从日本人手中赎回;紧接着,四方机厂被胶济铁路管理局机务处接收,由中国人管理。

  回归中国政府管理后,四方机厂的工人欢欣鼓舞。但他们没想到的是,机务处选派的管理人员,加上留用的日本人、被提拔成领班和工头的翻译、汉奸,变本加厉地压榨、欺压他们,工人的希望很快破灭了。

  其时,四方机厂的工人已在郭恒祥的带领下组织成立了“圣诞会”。“圣诞会”是一个具有封建迷信色彩的群众组织,但因其积极为工人争取权益而受到一些工人的拥护。四方机厂有1000余名工人参加,占全厂工人总数的60%以上。工人遇到困难、受到工头欺负、出现家务纠纷时都找郭恒祥等人调解处理。郭恒祥也经常组织工人举行怠工、罢工等斗争活动。它的影响力引起了中共中央的注意。1923年3月,共产党领导下的全国铁路五路联合会(京汉、粤汉、津浦、正太、道清五条铁路)委派党员王荷波来到青岛,与郭恒祥取得联系,对他进行教育,使“圣诞会”转变成了一个具有工会性质的群众组织。

  1923年2月,为声援京汉铁路大罢工,同时要求改善津浦铁路工人待遇,王荷波与其他党员及工会干部组织津浦铁路南端浦口、浦镇机厂及港务工人举行大罢工,史称“两浦大罢工”。罢工胜利后,党组织安排王荷波离开南京,来到青岛。不久,王荷波因工作关系调离青岛,党组织便安排邓恩铭接替他的工作,邓恩铭与郭恒祥取得了联系。

  1924年2月,全国铁路工人第一次代表大会在北京秘密召开,郭恒祥代表胶济铁路工人参加了大会。从北京回来不久,郭恒祥就由邓恩铭等人介绍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郭恒祥等人因争取和维护工人权益,与胶济铁路管理局、四方机厂发生激烈冲突,为胶济铁路管理局与四方机厂所不容。1924年3月,胶济铁路管理局借故将郭恒祥等人开除。

  面对不利局面,邓恩铭等人总结经验教训,并秘密成立了四方机厂工会,继续斗争。而此时的胶济铁路正陷在国民党交通部与山东地方势力明争暗斗、江浙籍南方官员与山东籍员工矛盾不断的混乱之中。

  胶济铁路收回后,因为强大的利益优势,成为国民党交通部与山东地方势力抢夺的“肥肉”。1924年12月31日,交通部任命阚铎为胶济铁路管理局局长。为了消解山东地方势力,上任第一天,阚铎就撤换了3位山东籍处长;上任第三天,又撤换了10多位山东籍课长、段长。阚铎的做法激怒了山东地方势力,1925年2月7日,山东省议会议长宋传典等人要求交通部撤换阚铎。遭到拒绝之后,他们向全省商界发布罢工动员令,山东籍胶济铁路员工集会,决定全体罢工。

  罢工消息传出后,邓恩铭急忙赶到四方机厂,召集工人积极分子开会,决定发动声援罢工。他们制定了5项复工条件:一是恢复郭恒祥等人的工作;二是承认工人有自己的工会;三是不分领班、工匠、小工、学徒,每人每月增加6元工资;四是速发年终奖;五是工人和员司享受同等福利待遇,发给大煤和奖金。

  1925年2月8日,胶济铁路大罢工拉开序幕,四方机厂工人参加了罢工。当时的《申报》报道,铁路工人用枕木和钢轨封锁了铁道线,司机熄灭了炉火,各站段工人全部停止工作,未开出的客货列车一律不许开出,开出的客货列车开到哪里就停在哪里,不再开动。胶济铁路全线瘫痪。

  在罢工的强大压力下,2月11日,交通部罢免了阚铎的职位,委任新的局长。胶济铁路随即全线恢复通车,但是四方机厂工人没有复工,因为他们罢工的目的不是为了更换局长,而是为了争取自己的权益,因此工人继续罢工,同时在党组织的领导下,成立了工会小组、支部和全厂工人委员会。

  罢工进行到第七天,胶济铁路管理局警务处处长率路警荷枪实弹来到四方机厂,胁迫工人复工。工人并不害怕,与警务处处长和路警据理力争,迫使他们退出工厂。罢工进行到第九天,新任胶济铁路管理局局长亲自会见四方机厂的工人代表,同意恢复郭恒祥等人的工作、发年终奖等部分要求。

  工人代表向邓恩铭汇报了情况,邓恩铭说:“不能要求一次斗争解决一切问题,要适可而止,只要答应复工条件的60%,就是胜利。”于是,大家决定第二天复工。2月18日上午,四方机厂工会召开全厂工人大会,1500余名工人参加会议,庆祝罢工胜利,正式挂出了“胶济铁路总工会四方分会”的牌子。

  四方机厂大罢工取得的胜利,激励了青岛的工人,他们纷纷团结起来,开展不屈不挠的反剥削反压迫斗争。此次大罢工恰如一趟开往春天的列车,给他们带来了生机、希望和前进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