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06|95306|铁路职工网上家园

铁路文化

火车夜行记

发布时间:2017-09-28

 

  火车运行之初,只在白天运行,夜间停运。英国早期铁路——利物浦至曼彻斯特之间的铁路就曾规定,列车如在黄昏前不能到达目的地,就在最近的停车处过夜,旅客需要自找住宿处所,费用自理。

  火车进入中国之初,同样只在白天运行。关于中国铁路夜行车的起源,有资料说是始于1912年的沪宁铁路,并由时任交通部次长的于右任倡导。王正元写有文章《“夜行车”始于于右任》,他上世纪30年代供职于交通部,从同事口中听说了这桩轶事。实际上,这个说法可能并不准确,笔者在1910年4月27日的《申报》上发现一则关于沪宁铁路夜车添设床位的广告。广告说的是从5月10日起,沪宁铁路夜车头等车开始设床位。可见,在这之前,沪宁铁路已经有了夜行车。

  那么,最早的夜行车是否始于沪宁铁路呢?也未必。1907年,日本学者桑原骘藏到中国游览,他的旅行记写道:“所有清国火车,除特快外,一般夜不行驶。”笔者在晚清时期出版的《北洋官报》查到了一份1906年《京汉铁路车务总局告白》,上面清楚显示该路京汉之间特快车已经可以夜间行驶。而沪宁铁路到1908年4月才全线通车。

  短途夜行车可能产生的时间更早。1906年3月,《申报》报道了《淞沪铁路添开夜车》的消息。消息称,淞沪铁路将从本月29日起加开夜车,晚10点由上海开往吴淞,晚11点由吴淞返沪。

  夜行车在晚清时期已经出现,普及却是1912年以后的事。当时的沪宁铁路夜快车非常有名。1912年出版的《沪宁铁路行车时刻表》显示,沪宁铁路夜快车是这条线路上唯一的夜间运行列车。火车晚11点出发,第二天早7点到达南京。1913年的《京汉铁路时刻表》中也有夜间车,火车晚10点从北京出发,第三天早8点到武汉,要经过两晚。这一安排跟1906年《告白》所说差别不大。1914年,沪杭铁路也开行了夜间车,火车傍晚6点从杭州始发,晚10点到沪,便于旅客换乘晚11点开行的沪宁夜车。1917年11月,胶济铁路也首次加开夜车。1918年,平绥铁路首现夜行车。到上世纪20年代以后,夜行车已经成为常态了。

  随着夜行车的普及,体验过它的旅客也越来越多。一些文学作品为我们留下了旅客乘坐早期夜行车的体验。1919年,黄濬写过一首《正月十五夜车过徐州见月》,诗曰:“长安拙宦不自闲,发兴来看江南山。车帷开置负佳昼,忽有明月开我颜。”诗人久居北方,这次兴致勃勃地乘坐津浦铁路列车准备欣赏江南美景,可惜坐在夜车里,即使拉开了窗帘也看不见风景。正感遗憾之际,突见明月高升、月光洒地,诗人心情大好,欣赏起了夜景。诗的最后写道,“飙轮挟我不少留,独遣清辉送千里”,在文人笔下,夜行车因明月而别具意境,雅趣盎然。

  可是对大多数旅客来说,乘坐夜车并非一种美好的体验,这主要是指三等车旅客。三等车人很多,又没有卧铺,不能睡觉。窗外一团漆黑,没什么风景可赏。更糟糕的是,车厢里的照明条件也不好,早期火车车厢夜间只在头尾两处点两盏油灯。比如正太铁路,1935年之前,三等车里全是煤油灯,之后才陆续加装了电灯。即使有了电灯,三等车里灯光也非常昏暗,想看书读报非常困难。

  1922年,一位叫黄怡生的旅客在诗作《津浦夜车偶成》中写道:“四顾天空际,濛鸿烟雾维。残檠明半灭,凛冽晓风吹。”檠就是灯,残檠在古代文学中象征孤寂清冷的景象,再加上寒风凛冽,这趟夜车坐得肯定不舒服。

  女作家谢冰莹的散文《湘鄂道上》写的是她1931年乘坐粤汉铁路湘鄂段夜车的经历:“夜是死一般寂静,隆隆的火车向渺茫的黑暗中冲去,搭客都斜歪着身子打盹,只有我,的确全车厢只有我一人是醒着,有时发出几声微细的叹息声来,冲破这车中的寂寞。”

  苦熬一夜之后,目的地长沙到了。长沙刚刚下过雨,风景格外美丽,水珠挂在树枝上摇摇欲滴,山林清新动人,池水涟涟,微波荡漾……看到这些美景,作者心情突然大好,“我的心在狂跳,我喜得几乎叫了出来”。从车厢出来,作者之前的落寞、孤寂也一扫而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