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06|95306|铁路职工网上家园

铁路文化

接孩子的男人(短篇小说)

发布时间:2017-12-01

武汛/文

   

  育苗幼儿园就在火车站附近的那条街上,他3年前就知道,还是女儿英英上幼儿园之前,媳妇指给他看的。育苗幼儿园,据说是铁路最好的幼儿园,不仅师资强、设备好、管理正规,还有一座城堡式的楼房,里面有好多五彩斑斓的图画和琳琅满目的玩具,孩子们可喜欢了。

他回来休假的消息昨天才告诉家里,媳妇高兴得差点哭了,可他一回来就去接英英,却没对媳妇说。虽然现在才下午4点,离幼儿园放学还有1个小时,但他太想女儿了,一路上脑子里尽是她红红的小脸蛋、圆圆的黑眼珠和清脆稚嫩的“爸爸”声。所以,一下火车,他就直奔幼儿园。今天,他要弥补自己多年的亏欠和内疚,亲自接女儿回家,给母女俩一个大大的惊喜。

幼儿园外静悄悄的,接孩子的家长们还没来,他不懂幼儿园有什么规矩,竟在门房大爷埋头浇花的时候,冒冒失失地闯进了这座城堡。他只知道女儿是大一班,在二楼,便兴冲冲跨上楼梯。听到孩子们在教室里唱歌做游戏,他便蹑手蹑脚走过去,贴着窗户往里看:班上小朋友正围成圆圈,兴高采烈地玩丢手绢,根本分不出谁是英英,他觉得有点懵。倒是带孩子的女老师发现了他,皱了一下眉,推开门走出来。

“请问你是……”她礼节性地问道。

“我是英英的爸爸,来接她回家。”他赶紧自报家门。

“可现在还在上课呀,平常不都是她妈妈放学后来接吗?”刚接手这个班的新老师有点疑惑地问他。

“是这样,我在铁路公司工作,刚从外地回来,想早点把孩子接回去。”男人搓着手,不好意思地说道。

“哦。”望着他那风尘仆仆的工装和鼓鼓囊囊的肩包,老师明白了,很快返回教室,把正在做游戏的英英叫到身边,轻声说:“你爸爸来了,去吧,跟他回家。”

英英惊喜地张大嘴巴,两眼放光,一声“真的”之后,扭头就往门外跑。可没过一会儿,她又垂头丧气走回来,不知所措地站在老师身边,一声也不吭。老师奇怪地问她:“怎么,不跟爸爸回去了?”

英英低下头,用小得几乎听不见的声音说:“我不认识他。”

“什么,你不认识你爸爸?”老师大吃一惊,心想这也太离谱了,哪有女儿不认识爸爸的?是不是刚才她听错了,他不是来接英英,而是接其他小朋友的?

她忙牵着英英的手,再次来到门外,慎重地问他:“你是要接英英?”

“是啊。”男人肯定地说。

老师顿时疑心起来,但依然一本正经地问道:“那你认识英英吗?

男人笑起来,以为老师在跟他开玩笑,指着英英说:“这不是吗?”说着,便要抚摸英英的小辫,英英忙避开了,躲在老师的胳膊肘后面。男人显得有点尴尬,老师越发戒备起来,又迂回着问道:“你说你是英英的爸爸,可孩子不认识你,我也没有见过你,你拿什么证明是她爸爸呢?”

男人愣了,没想到会遇到这个问题。他挠挠头说:“也是,幼儿园是应该管得严一点,要不家长怎么会放心呢。可是我刚回来,拿什么证明呢……对了,照片行吗?”男人如梦初醒般从上衣里摸出一个纸袋,小心倒出一沓照片,热情地递给老师。老师一看就知道,这是六一儿童节那天,家长给表演节目的孩子拍的,照片中的英英活泼可爱,纸袋背后还注明:许英英,育苗幼儿园大一班。

“这是她妈妈刚寄给我的,怎么样,可以证明了吧?”男人幸福地宣布。可老师马上被一个念头抓住,照片要是他捡来的呢?联想到社会上流传甚广的欺蒙拐骗儿童的新闻,她忽地醒悟道,莫非他想冒充家长,把英英骗走?这个假想哪怕只是稍纵即逝,她也吓了一跳,口里却更加小心地试探说:“那你的手机呢?手机上总有全家的照片和视频吧,能不能打开让我看看?”

谁知,这一问便击中要害。男人一听就傻了,人也即刻蔫了许多,握着手机的手耷拉下来,笨口拙舌地申辩道:“你说的这些,我手机上还真没有,因为我们那儿就没有网络信号,更没有Wi-Fi。”

“什么,你不是铁路公司吗?现在高铁都通到全国了,怎么会没有信号、没有Wi-Fi呢?”老师不相信,其实心里更坚信他是个骗子,就是想拐走英英。正琢磨如何报告园长时,男人却蹲下来,无限柔情地对孩子说:“英英,想爸爸了吧?对不起,爸爸走得太久了,来,今天跟爸爸一起回家吧!”说完,男人似乎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张开双臂,想把孩子抱进怀里,吓得英英往后一退,扑在老师身上,“哇”的一声哭起来。

“你想干什么?”老师抱起孩子,英勇地挡住男人,本能地喊了一声:“保安,快来,这里有骗子!”

一个身着保安制服的小伙子飞快地冲了过来,举起手中的警棍,逼近男人,一边喝令他退后,一边迅速打电话通知领导。男人顿时哑然,无可奈何地摊开双手,脸上挂着苦笑,以示自己完全无辜。不一会儿,其他班老师跑出来了,园长和保安队长也赶来了,两只警棍指着男人,他已经无路可逃。

恰在这时,英英妈妈从走道中挤出来,她本想接孩子提前回家,不料遇到这个剑拔弩张的场面,便惶恐不安地拦在中间,吃惊地问:“怎么啦?出什么事了?有话好好说嘛,这是英英的爸爸!”

“什么,是她爸爸?”老师睁大双眼,“不会吧,怎么英英都不认识呢?”

英英妈眼圈一红,委屈地说:“他有一年没回来了,英英从小见她爸爸的次数就不多,现在怎么会认识他呢?”

“哦,原来是这样。那她爸爸做什么工作,怎么这么久都没回家?”走道上的老师好奇地交头接耳起来。英英妈心疼地瞥一眼英英的爸爸,从老师手里接过女儿。男人这时才恢复了神态,自我解嘲说:“修铁路的。在大西北山沟里打山洞,遇到的困难都是国内罕见、世界难题,我们把最先进的技术全用上了,昨天才拿下来!”

“哦!”大家这才明白女儿不识爸爸的原因,转而投来复杂的眼神,怜惜中又透出几分敬重。出于关心,园长问道:“你们在修什么工程,任务这么紧急?”

男人平静地述说道:“800多公里的新线,桥梁、路基和车站都建好了,只等我们这个隧道完工,不早一天把它打通谁甘心回家呢?”男人抬起头,仿佛又看见大西北那个隧道,用充满崇敬的感情说:“像我这种情况并不少见,而且领导非常体谅我们,这不,隧道一贯通,领导就催着我们回来了。实际上,有的工程师和指挥长现在还在那儿坚守呢!”

闻听此言,走道上的人一时都难以置信,唏嘘不已。

男人把手一挥,说道:“不说这些了,走,我们回家。”说完,不管孩子愿不愿意,男人抱过英英就亲了一口,接着,一边走,一边逗,走道里立刻撒下一串孩子又怕又爱的“咯咯”笑声。

3个月后,一条从大西北连接大西南的铁路新线开通了,成了当年轰动全国的一件盛事。

园长和女老师从电视上得知,那条线叫兰渝铁路,那个隧道是胡麻岭隧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