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06|95306|铁路职工网上家园

铁路文化

背影

发布时间:2017-11-16

■雷靖轩
 
  夕阳的余晖洒在村庄口,他静默在阴影里,凝视着这个他度过童年的地方。思绪像被按下回放键,走马观花般,放映了他生命的影片。

  那年村口,冬天的早晨挟着深重的寒气,村子里万籁俱寂,往常扰人清梦的公鸡也没有聒噪。6岁的他在昨晚才得知父母要进城务工。尚不知晓离别的含义,他睡眼惺忪地穿着母亲做的新衣,牵着奶奶的手,在村口,与父母告别。

  父亲用粗糙的、结了厚厚茧子的大手紧紧抱他好久。母亲宠溺地理了理他的头发、亲吻他的脸颊,眼圈红红的。他紧紧地抱着母亲,听母亲轻声细语安慰他以后会给他买新衣服、新玩具和好吃的东西。他的眼泪不由得掉下来,小手始终不想放开。但最终,他们还是走了。晨曦中,父亲的脊背是挺直的,挎着深灰色的编织袋。母亲依旧是将头发编成麻花辫,穿着那身最喜爱的衣服——她亲手缝制的水红色的大棉袄。他们挽着手,紧紧地靠在一起,山间的雾气逐渐淹没他们的背影,像眼里氤氲着的水汽。

  他曾经想过,那湿漉漉的雾气是否吞噬了父母。在长达十几年的成长岁月里,只留下那背影,作为他思念的印证。大山似乎将小山村隔绝在世界之外,这里的人很难与外界取得联系。刚开始,他还能听到村里人带来的零星口信,时间一久,他连父母在哪儿都不知道了。每逢新年,守在两盘菜、两双碗、两双筷子、两个人的饭桌前,听着窗外热闹的爆竹声,他会回味起新年时母亲做的那桌香喷喷的饭菜;当别的孩子或哭或笑,被大人抱在怀里撒娇时,他会想起大年夜时父亲带他燃放的灿烂的烟花。那背影成了他的思念,在梦中不断纠缠,却令他不舍得清醒。奶奶总是说:“爸爸妈妈会回来的,他们会给你带来很多好东西的。”于是他时常站在村口眺望,期待父母的归来。

  一生中最亲近的人,在他记忆中的画面竟都是这样的背影。他就这样成长着,伴着始终蕴藏于心的希望与热情。

  他站在田埂边,贪婪地吸着这带着泥土芳香的气息,远处影影绰绰的房屋、树林、大山,似乎都在温柔地流动着。不知过了多久,他拖着行李箱走出村口,朝着诗和远方出发。村庄一直在那里,凝视着他的背影,太阳在地平线上成为新的憧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