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06|95306|铁路职工网上家园

铁路文化

通勤,在路上

发布时间:2017-11-09

■志 刚
 
  参加铁路工作20多年,一半以上的时间是在跑通勤的路上。

  我从学校毕业后就到了杭州水电段工作,由于是家中长子,常常牵挂家里,因此每到周末,我就加入铁路职工“通勤大军”,回义乌农村帮助父母干农活。那时候,跑通勤是一道风景,队伍中既有50多岁的老师傅,也有20多岁的年轻小伙子。

  那时候,从省城杭州回义乌老家,先要坐3个多小时的火车。火车分棚车和“绿皮车”两种,站站停。目前尚在一些山区开行的公益性“慢火车”,常让我回想起当年跑通勤的景象。下火车后,我再坐车站广场的柴油三轮车,三轮车后面有两排板凳,人凑齐了就开走,先到先坐,来晚了的就站着或蹲着,小小空间最多时可挤20多人。柴油机发动时声音巨响,冒着浓烟,我们就会用搭在肩上的毛巾捂住嘴,车开一段后再放开。谈笑间,车就到了镇里,我再步行5公里回家,那时已经是灯火通明了。

  2014年,沪昆高铁杭州至长沙段通车,杭州到义乌只要32分钟。回想起当年曲折漫长的通勤之路,我心里甚是感慨。在站台、车厢里见多了人间百态和苦辣酸甜,看到那些随地坐卧的疲惫民工,看到车厢里闪烁着乡愁的迷茫眼神,我心里备感同情。同为天涯奔波人,从他们身上,我也体会到了作为铁路人的踏实感。

  2005年3月,我到杭州北车辆段上班,每天坐着“五定”通勤车上下班。在通勤车上,我经常能碰到进城卖菜的菜农,顺便把当天晚餐需要的蔬菜买了。我跑了两年通勤,这成为我通勤生涯中距离和时间最短的一段。

  第三次是沪杭通勤。杭州距离上海200多公里,沪杭高铁开通后,40分钟左右便可到达。但我跑通勤那会儿还没有开通高铁,在全路第五次大提速中,沪杭线最高时速160公里的双层客车,也要近2个小时。一般每周通勤一次,夏天起个早、摸个黑,勉强能够当天往返。跑了近3年通勤后,我们全家终于在上海团圆了。

  如今,我又踏上了京沪通勤之路。京沪高铁全长1318公里,经过几次运行图调整,今年9月21日,“复兴号”动车组以时速350公里开行,北京至上海的最快运行时间缩短至4个半小时。一天中,从6时至22时均有列车开行,并有“陆地航班”“流动宾馆”之称的夕发朝至动车组卧铺可供选择。千里之外也能通勤,这是以前不敢想象的。

  中国高铁迅猛发展,拉动了经济,方便了出行,缩短了城市间的距离,也改变了国人的生活习惯,“双城生活”不再只是电影里的故事。望着车厢里面满满的旅客,我常想,这里面有多少是与我一样的通勤人呢?特别是当听到很多旅客说着高铁的方便快捷时,我这个老通勤听着心里美滋滋的,想着这么多年在铁路上工作奔波,也蛮有成就感和自豪感。

  前几天,我与爱人商量北迁,结束通勤生活,旁边的女儿插话说:“爸爸,常听你说中国高铁已经走出国门,成为了国家的一张闪亮名片,等我们到了北京,你不会跟着高铁‘走出去’吧?”妻子插言道:“你爸爸跑通勤有瘾,真到那时候啊他还不更来劲啦!”是啊,随着高铁走出国门,一些铁路国际合作项目顺利推进,中欧班列已连接欧洲十几个国家30多座城市,越来越多的中国铁路人走出了国门,这也是一种随着新时代诞生的“跨国通勤”吧。